【愛之語─兩性溝通的雙贏策略】連載(一)

Beoken Heart

一. 婚禮之後,愛情發生了什麼變化?

在水牛城和達拉斯之間的三萬尺高空,他把雜誌放進飛機座位後的口袋裡,然後轉向我,問:「你做什麼工作的?」「我從事婚姻輔導工作,兼促進婚姻美滿的研討會。」我很平靜地回答他。

「好久了,我一直想找個人問這個問題,」他說。「在你結婚之後,愛情發生了什麼變化?」

我的睡意立消,於是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什麼?」

「唉,」他說:「我結過三次婚。每一次,在我們結婚之前,一切都很美好。可是,不知為什麼,婚禮之後,卻全都走了樣!我對她的愛,以及她對我的愛,都消失了。我是個相當聰明的人,經營了一份成功的事業;但我不了解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

「你結婚多久了?」我問。

「第一次的婚姻差不多持續了十年;第二次三年;最後一次將近六年。」

「你的愛,是在婚禮之後即刻消失,還是逐漸消失的呢?」我詢問道。

「嗯,第二次的從一開始就不對勁。我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。我真的以為我們彼此相愛,可是我們的蜜月竟成了一場災難,從此再沒有恢復元氣。我們只約會交往了六個月,那是一場旋風式的戀愛,很刺激!可是結婚以後,竟然天天在打仗。

「我的第一次婚姻,在孩子出生前的三、四年,過得很好。孩子出生後,我覺得她好像把注意力全給了孩子,我變得無關緊要了。她人生的唯一目標,似乎就是要有個孩子;有了孩子以後,她就不再需要我了。」

「你告訴過她你的感覺嗎?」

「噢,是的,我告訴她了。她說我神經病,說我不了解做一個全職媽媽的那種壓力,還說我應該更體諒她、多幫她的忙。我實在累得很,可是那似乎毫不重要。之後,我們就愈來愈疏遠了,夫妻間不再有愛情,只有死寂。最後兩人都同意,我們的婚姻已經結束了。

「最後一次婚姻,我真的認為會不一樣了。那時候,我已經離婚三年,一起約會了兩年。我真以為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:而且,我認為那可能是第一次,我真的懂得什麼是愛一個人。我實在地覺得她愛我。

「婚禮之後,我不認為我變了。像在婚前一樣,我繼續向她表示我的愛。我告訴她,她有多美;告訴她,我有多愛她;告訴她,身為她的丈夫,我是多麼引以為榮。可是,婚後幾個月,她開始抱怨。先是芝麻小事,像是:我不把垃圾袋拿出去,或是不把衣服掛起來。後來她開始做人身攻擊,告訴我她覺得不能信任我,指控我對她不忠實。她變成一個完全負面的人。在婚前,她從來不是這樣的,她是我所見過最積極的人,那也是她吸引我的原因之一。那時她從不抱怨任何事;我做的每一件事,她都認為是好的。可是,結婚以後,似乎我做什麼都不對了。老實說,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。終於,我不再愛她,而開始怨恨她;她顯然也不愛我了。我們都同意,繼續生活在一起沒有任何益處,所以就分手了。

「那是一年以前的事。聽以,我的問題是:婚禮之後,愛情發生了什麼變化?我的經驗平凡嗎?那是我們國家有那麼多離婚案例的原因嗎?我不能相信,我竟然經歷了三次。至於那些沒有離婚的人,是因為他們學會了活在虛空之中,還是因為愛情確實活在他們的婚姻裡呢?如果真是那樣,該怎麼做呢?

這位坐在 5A 座上的朋友所問的問題.正是今天千萬已婚者和離婚者的疑問。有的人問朋友,有人問心理輔導員和宗教人士,還有的人是問自己。有時候這些問題是以心理學研究的專門術語作解答,幾乎令人無法理解:有時候它們則是以幽默和民間傳統的方式來陳述。多數的笑話和隱喻皆包含了一些真理,可是,它們的作用僅像是提供癌症病人一顆止痛藥丸罷了。

在婚姻中有浪漫愛情的渴望,深深地植根於我們的心理。差不多每一本風行的雜誌,每期至少有一篇文章會談到如何使愛情活在婚姻中。這方面的書籍也多得很,電視和廣播節目更是時常談論它。讓愛清活在我們的婚姻中是件很嚴肅的事。

有這麼多的書籍、雜誌、以及唾手可得的實際幫助,為什麼僅有很少對的夫婦得到了在婚禮之後使愛情存活的秘訣呢?而且,為什麼夫婦在參加了溝通講座,聽到了增進溝通的很多好主意之後,一回到家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應用示範說明的溝通型態?為什麼我們在看了雜誌上的文章:「向你配偶表示愛的 101 種方式」之後,選了兩三種自以為特別好的,試過後發現另一半甚至沒有注意到我們下的功夫?!而後我們放棄了其它九十八種方式,回到例行的生活當中。

如果我們要有效地傳達彼此的愛;我們必須願意學習我們配偶的主要的愛之語。

提供這些問題一個答案,是本書的目標,並非因先前的書或文章沒有益處:問題在於我們忽略了一個基本真理:人們說著不同的愛的語言。

在語言學的領域裡,有主要的語言群:日語、華語、西班牙語、英語、葡萄牙語、希腊語、德語、法語等等。大多數的人,在成長的過程中學習了父母和兄弟姊妹的語言,而那種語言便成為我們的主要語言,也可說是母語。以後,我們也許會學習另外的語言,可是那通常要下特別的功夫的,那些語言才可能成為我們的第二語言。我們說得最好、了解最深的是我們的母語,當說這種語言時,我們常覺得最舒服。但若我們越常使用第二語言,說它的時候也會覺得越舒服。如果,我們只說自己的主要語言,而遇到別人也只說他們的主要語言(不同於我們的),那麼雙方間的溝通就非常有限了。我們必須要靠著比手劃腳、哼哼哈哈、畫圖、甚至表演,來表達彼此的意思;這還算能溝通,卻非常笨拙。語言的不同是人類文化的一部分。如果,我們要超越文化的界線,做有效的溝通,那麼我們就必須學習,那些溝通對象的語言。

在愛的領域裡,情況也相似。你所表達愛的語言,比較於你配偶的語言,也許就像華語和英語那麼不同。不論你多麼努力地試著以英語來表達,如果你的配偶只懂得華語,那麼你們永遠不會了解如何去愛對方。當我飛機上的朋友說:「我告訴她,她多美;我告訴她,我愛她;我告訴她,做她的丈夫,我多引以為榮。」這些他對第三任妻子所說的是「肯定的言詞」。他說的是愛,他也很誠懇,可是她不懂他的語言。也許,她是在他的行為中尋找愛,但是沒有找到。光誠懇是不夠的;如果,我們要有效地溝通愛,我們必須願意學習配偶的主要愛的語言。

在從事了二十年的婚姻輔導工作後,我的結論是——基本上有五種愛的語言:人們藉由五種方式來表達愛,來了解愛。在語言學的領域裡,一種語言有無數的方言或變化。同樣在五種基本的愛的語言裡,也有很多方言。那包括了雜志裡的文章:「讓你的配偶知道你愛她的十種方法」,「使男人戀愛的二十個秘訣」,或者「表示婚姻之愛的三百六十五句話」。然而並沒有十種,二十種,或者三百六十五種基本的愛的語言。以我的看法,只有五種。不過,可能有無數的方言。在每一種愛的語言裡,都可以靠我們的想像力,表達無數種愛的方式;但重點是:要說你配偶能領會之愛的語言。

我們很早就知道,在兒童發展的初期,每一個孩子都發展了獨特的情緒模式。例如:有的孩子發展了卑下的自尊心模式,而另些孩子則具健康的自尊心模式;有的孩子發展了缺乏安全感的情緒模式,而某些孩子則有安全感:有的孩子在成長中覺得有人愛他,有人需要他,有人欣賞他;而有些孩子,卻覺得自己沒有人愛、沒有人要,也沒有人欣賞。

那些覺得受到父母和友伴關愛的孩子,會根據他們獨特的心理構造,和父母及其它重要人物愛他們的方式,發展出一種主要愛的語言。當他們會說、能了解一種主要的愛的語言之後,也許將會學習第二種愛的語言,可是他們永遠會覺得,使用主要愛的語言是最舒服的。那些沒有感受到父母和友伴關愛的孩子,也會發展出某種主要愛的語言。不過,他們的語言會是扭曲變形的,像是學習了粗劣的文法、貧瘠的語彙。用粗劣的文法,並不表示他們不能成為好的溝通者,可是,那表示他們要比起那些有好榜樣的孩子們,更需努力地在文法裡下功夫。同樣地,那些在成長中,於愛的感受上發育不全的孩子們,也能感覺到被愛,並且表達愛;不過,他們需要比那些在健康、充滿愛的氣氛中長大的孩子們,更努力下功夫。

丈夫和妻子有相同的主要愛的語言,是很少見的。我們有著說自己主要愛的語言之傾向,當配偶不了解我們所表達的,就使我們變得困惑、迷糊了。我們在表達愛,但這信息沒能傳送出去,因為我們所說的,在他們聽來卻是外國話。這其中存在一個基本的問題,而本書的目的,就是提供一個解決之道。這就是我為什麼敢再寫一本書來談論愛的原因。一旦,我們發現了五種基本的愛的語言,而且了解自己及配偶主要的愛的語言,我們就會知道該如何去應用書籍和文章中的一些主意。

一旦,你辨識且學會說你配偶主要的愛的語言,我相信你也等於發現長久的、充滿愛的婚姻秘訣。

在婚禮之後,愛不一定會消失:但若要使之存活,我們中多半的人,都須竭力學習第二種愛的語言。如果,配偶不了解我們的母語,我們就不能依賴它;如果,我們要他或她感覺到我們所傳達的愛,我們就須以他或她的愛的語言來表達。

《同樣的這一天,我寫過....》
Be Sociable, Share!

《延伸閱讀》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兩性關係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 Copy This Password *

*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